当前时间:
亚博提款到账超快速资讯
钱小华:实体书店的生存困境与绝地反击
2013-12-19

       一:书店是有灵魂的人行走的天堂
       2013年11月26日是先锋书店开店17周年的纪念日,这天,先锋创始人钱小华邀请他的挚友叶兆言、苏童、张嘉佳和文岚来店与在座观众一起分享了先锋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北京、上海、浙江等知名独立书店的店长也隐藏在人群中默默为老钱(请允许笔者用这样亲切的称谓称呼钱小华先生,因为他扑面而来的儒雅气场和深厚的学识不禁让笔者对他肃然起敬,想方设法地想要“套点近乎”了)助阵。一群爱书的人,一群时感寂寞的灵魂,在那晚相聚一起,像经久不见的知音一样互诉衷肠。
      “当年,只有初中文凭的我怀揣着文学梦想考进了南京大学作家班,除了大婆去世时回家待了两天,其余时间我都坐在教室第一排听课或者泡在图书馆里。”老钱目光闪烁,缓缓回忆起当年的往事,“毕业后我做了厂长的秘书,工作一段时间后厂长觉得我还不错,想提拔我当副厂长,但被我委婉拒绝了,后来我们市的市长也来找过我,但当时我真的就特别执着,只想开家小小的书店,毅然放弃了在省级机关工作的机会。”
       1996年11月,家境贫寒的老钱借了亲戚六万块钱起家,在当时南京最繁华的太平南路圣保罗教堂对面开了家只有十七平米的书店,书店开张那天,南京下了一场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雪,他和满屋的书一起守在一个钻风漏雨的破铁皮房子里经受肆虐寒风的无情摧残,店内生意冷清,昏黄而惨淡的灯光打在老钱瘦削的脸上,他没有叹气,没有失望,依旧每晚在书店里待到很晚才打烊。除夕那天,以往灯火通明的太平南路微光萧索,很多店主都回家围着火炉热热闹闹地过年了,只有先锋依旧坚持营业直到晚上十点,老钱打烊时才发现,那是太平南路唯一亮着灯光的店铺了。
      “书店很萧条,没有顾客,书也不多,出版社鱼龙混杂,货架上摆放的都是些没有市场的书。”苏童这样回忆起当年的第一家先锋书店,他和叶兆言当年都最爱骑自行车去老钱的书店逛逛,他们不仅买书,还送了很多书给书店,老钱总是谦逊地说自己只有初中文凭,会谦逊地让作家开书单,有针对性地采购书籍,真正做到不违背自己爱文学的初衷,但即便这样,店内的经营情况也没有得到好转,苦闷的老钱心中抑郁无法排遣,身为基督徒的他时常聆听书店对面圣保罗教堂唱诗班的歌声安慰自己,“书店是有灵魂的人行走的天堂”。
       接下来的四年里,先锋书店先后搬迁到广州路儿童医院旁、广州路12号二楼,并于2003年在新街口地铁出口处开了南京第一家地铁书店,2003年开了夫子庙店,经营面积达到2000平方米。但天有不测风云,正当先锋一路高歌,不断将先锋精神传递到南京各个角落的同时,由于经营不善,夫子庙店不幸倒闭,老钱负债两百万,日子过得异常艰难,他从夫子庙打车回广州路一路上泪流满面,感慨万千,他一个人单枪匹马经历了从村、乡、镇、县到省会城市的常年艰苦攀爬,却没想到终而功亏一篑。

       二:先锋,一个城市的人的集体记忆
       2004年,老钱重振雄风,东山再起,先锋书店五台山旗舰店开业,经营面积近3680平方米,经营品种7万多种,并设立了1000平方米的物流配送中心,先锋书店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开店之初,因为老钱身边的朋友都是先锋派作家,所以他将书店命名为先锋书店,同时,因为酷爱法国文学,故而他用法语LIBRAIDIE AVANT-GARDE给它取了名字,‘LIBRAIDIE'意为‘书店',‘AVANT-GARDE'意为‘在前方守护',他希望书店可以作为人们精神的引路人守护黑暗中前行的人们。”
      “先锋书店不是小资小调的家庭式书店,它以它的包容和大气承担起了它应有的使命感,书店内大空间设计的重复性语言反复重复形成一组阵列,给读者产生了一种强大的有节奏的视觉冲击,柱子和书架摆放的支线关系具有透视线作用,黑白灰的主色基调在光线色温的变化下控制区域的感觉,书店里营造出一种让人想要不断前行的感觉,只有不停往前走的人,才能发现更好的东西。”书店设计者陈卫新如此阐释自己的创作理念。书店内部的十字架是老钱精心设计的细节,他说,一个书店就是一个教堂,向上看是向上,向下看则是向善,每个人心中都会有反抗与斗争的艰难挣扎,我们的内心应该背负十字架满怀救赎感。
      在先锋书店里,除了文史哲、社科、财经等经营主题之外,电影、舞蹈、音乐、戏剧、摄影、建筑、美术、广告等表演艺术类书籍更是特色鲜明,在热爱人文社科的读者眼里,它常年能保持近7万个品种的图书,附近南京大学的学生则亲切地称它为“南大第二图书馆”。
       对于很多南京市民来说,先锋书店已经变成了一个城市的人的城市记忆,对于未来的人,它又是一个图示性的存在,当“大地上的异乡者”映入读者眼帘,相信每个人的内心都会被泛起巨大的涟漪,苏童90年代曾经去过的广州路一个叫碑亭巷的三家书店早已一家一家地消失了,唯独先锋还在,唯独先锋特立独行的品格还流动在人们的血液里。

       三:实体书店的生存困境与绝地反击
       二十余年来,为了将先锋精神贯彻到底,老钱去过世界各地很多家书店,中国大陆的自不必说,香港的所有书店他都留下了足迹,参加“海峡两岸第一届图书交流会”期间,老钱用八天时间、每天十家书店的速度逛完了台湾的一百家书店,虽然台湾明令禁止拍照,但他还是忍不住偷偷拍了三百多张照片珍藏起来。有一次,老钱为了抓紧最后时机参观最后一家书店,他硬是饿着肚子看到晚上十点直至书店关门,随后在店外吃了他毕生难忘的23块钱香喷喷的卤肉饭。中国书业代表团一行13人赴美国纽约访问期间恰逢胡锦涛访美,为了取得和国家主席握手、拍照的机会,代表团其余12人早早就吩咐司机守候在机场外,还做了“中国书业代表团欢迎胡锦涛主席访美”的横幅,唯独老钱因为当时仅剩纽约书店和法国书店两家书店没看完,付了司机额外的70美金赶紧在两个小时内参观完了两家书店,当他和司机参观完书店又火急火燎赶回机场时才发现垂头丧气的其他人,原来他们苦等在机场两小时也没有看到胡锦涛的踪影。被称为“全球最美的十家书店之一”的旧金山“城市之光”书店也是老钱美国46家书店的其中一家。
       面对先锋今日取得的成就,眼下众多书店开始纷纷效仿它的成功模式,再加上新兴电子媒体对传统纸媒的巨大冲击,先锋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以实现传统书店向现代书店转型、由模仿者向亚博提款到账超快速者的转变之路:2008年5月15日先锋书店文化创意亚博提款到账超快速公司开始运作、举办各种沙龙号召各领域最精端的人聚集在此交流思想、跨界合作、开放员工、异文博界,先锋在努力兑现其开放书店,让其成为一个自由对话的场所的目标。没有一个好的阅读就不可能有一个精神的高度,先锋大力打造了能容下大概三百余人的自由阅读台,顾客也可在店内自由拍照、自由交谈,如今,它已然成为一种亲情文化、一种品牌体验、一种文化符号,探索出了一条以“学术、文化沙龙、咖啡、艺术画廊、电影、音乐、创意、生活、时尚”为主题的文化创意品牌书店经营模式,搭建了一座可供开放、探讨、分享的公共性平台。
      老钱以敏锐的眼光认识到,中国两大文化教育消费的巨头浙江省和江苏省近年来没有大型书店、书城开张,因为纸媒市场正在不断萎缩,单枪匹马的经营方式已经不能适应这个时代的发展,苏州书城新模式、地标性地点新尝试、打造80后、90后的生活方式等新的想法与突破正在被逐渐纳入新实践中。
     “一个书店的历史就是一个城市的历史,我们应当从外部世界看书店,而不能狭隘的从书店看外部世界”老钱如是说。
来源:人物聚集